世界上最大的沉浸式图像展即将到来! VR体验《极》,“盗窃也是一种方式”已经安排好了!

原标题:世界上最大的沉浸式图像展即将到来! VR体验《极》,“盗窃也是一种方式”已经安排好了!

接近年底,VRPinea的常规制造商回访正式开启,这篇文章是第八次年终回访手稿。前七次采访分别是Black Shield,HADO,Xiaopai Technology,Qingyi Vision,VeeR,NOLO VR,Match Panorama VR。制造商的年终回访包括VR/AR硬件,VR/AR游戏,VR/AR解决方案,VR电影等领域。这篇文章的受访者是Sandman Studios,接下来的访谈是针对MM的,请继续关注。

即将到2019年,回顾2018年,小编找到了VR影视圈的现状,令人尴尬。

一方面,VR电影先驱Jaunt承诺将成为VR行业的“Netflix”,在向To B企业转型宣布后,将VR相关业务关闭到AR,并进行大规模本月初在线拍卖VR设备,完全来自VR市场另一方面,在VR电影和电视的布局上被称为领先IMAX,也从2017年宣称“VR技术将彻底改变娱乐业界,IMAX将加大对VR领域的投入“,并将在今年晚些时候180度的态度。大变化——在纽约,上海,欧洲等地关闭了四个VR中心之后,它宣布将在2019年关闭剩余的三个VR中心并取消部分VR内容投资。

2018年沙箱沉浸式图像展(SIF)

应该在VR电影和电视领域发挥主导作用的两大公司,在“今年年底”出人意料。不禁疑惑:“VR影视似乎逐渐迎来冷却期,VR影视从业者的生存是否已陷入困境?”有问题,VRPinea专门采访了世界顶级沉浸式图像事件——砂之盒沉浸影像展(SANDBOX IMMERSIVE FESTIVAL,以下简称SIF)的总体规划师。

楼燕珍与我们分享首届SIF效应;在2019年,Sandman Studios将对第二届SIF影节新作品巡回展中外合制内容采取行动;并且,其个人对VR叙事国内外VR创作环境,VR电影和电视制作人面临困境等方面的观点。以下是具体内容:

《自游》

Sandman Studios成立于2016年9月,是一个专注于VR叙事的创意团队,致力于开发身临其境的VR娱乐体验。其VR动画片段《自游》和《地三仙》分别入围第74届、75届威尼斯电影节官方竞赛的VR单元。今年6月,桑德曼工作室创始人楼燕一作为首席策划师首届SIF,在青岛成功举办。这也是目前中国乃至全球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沉浸影像展

2018:首届SIF,吃完螃蟹反应如何?

2019年招手不远,自第一届SIF举办以来的过去半年,这是“做一个小小的总结”的适当时期。我们此时正在采访娄燕仪,是不是太迟或晚了?

为何创立SIF?

在采访开始时,小编首先提出了一直比较好奇的问题:为什么会有“中国的VR影节”的想法?答案让小编觉得娄妍莹的热情和使命是“做这件事”。

第一个SIF体验网站

小编总结说,之所以娄延一是第一个尝试在中国吃螃蟹的人,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受到许多外国节日的启发,我希望将SIF用作交流和学习的平台,让更多中国VR影视创作人接触更多优秀国际作品,并创造桥梁促进海外内行业合作,引领和推动行业发展;

二:Sandman Studios和全球许多优质顶尖的电影、动画及新媒体技术工作室,长期密切沟通与合作,有资源人脉号召力这样做;

三:Lou Yanyi个人和他的团队,有组织大型活动的经验能力底气持有SIF。

首届SIF带来的主要效应?

之后,采访切入了这个话题,楼燕一与我们讨论了第一个SIF的主要影响:

国外而言,第一个SIF邀请了许多外国朋友(如威尼斯电影节获奖作品主任蔡维英《Buddy VR》),并“让他们对中国市场感兴趣”是其中之一重要的事情。在国内中,这个视频展览也让业内一些人更有动力创作更多的VR叙事内容。例如,戏剧导演张大明受到了这个SIF的启发,希望能够制作一部基于戏剧的VR叙事......

第一个SIF体验网站

然而,楼燕珍也坦率地说:“从事VR叙事方向的人太少了。你可能没有真正意识到建立像SIF这样的平台的价值。”这意味着严艳一认为SIF将来会更有价值。 。

2019:不止影节,新作品、巡回展、中外合制内容

正如楼燕珍所说,无论是《地三仙》还是第一个SIF,它都已被分配到其个人和团队的“已完成事项”中。在接下来的2019年,Sandman Studios团队将开启一个新的篇章,时间表已经完成。

2019上:交互体验装置《极》+大空间体验“盗亦有道”

在2017年的《自游》之后,在2018年,Sandman Studios的主要VR工作是《地三仙》(后续将在Oculus和HTC Vive平台上)。交互式体验设备《极》(以前称为“太极拳”)和大型空间体验项目“海盗也是众所周知的”已经提到了当前和明年初。

根据楼燕珍的说法,《极》和“盗窃也有办法”均预计明年春季完成,将在今年年底出局Demo小样

其中,《极》受中国传统哲学和西方舞蹈艺术启发,经验者将为游戏化的方式与“自我”进行一场对话。目前,体验时长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固定持续时间;另一个是不固定的持续时间,无限循环。此外,《极》基于Unreal的最新特效系统Niagara开发,将是第一个在明年的第二个SIF上亮相,然后发布到Oculus和Steam平台。

大空间体验“盗窃也是一种方式”是实时动作捕捉技术多人线下(密室)VR体验的组合。最终它将以活动或展览的形式呈现,或者可以直接放置在房间中以逃离体验店。该节目也将是第二场SIF的第一场秀,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在明年找出。

值得一提的是,从《地三仙》和《极》起作用,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找到Sandman Studios似乎比较偏爱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融入到VR创作中

《极》(设计师:Mechanical Reel)

对此,楼燕一亲自表示,他对中国传统文化一直很感兴趣。相信中国本身具有非常丰富的历史和文化主题(例如,京剧,皮影戏,剪纸,水墨画等),可以是用于创作,探索空间极大。楼燕珍透露,《极》本来想要呈现传统水墨画的效果,但要使传统的平面艺术空间呈现需要极其苛刻的审美和技术要求。为此,工作室转而追求新的中国艺术风格,并开发了基于互动粒子的特效系统。 (新的视觉呈现也让人们想知道:最终会是什么《极》?)

2019中:第二届SIF准备得如何,有怎样的期许?

互动艺术装置《极》和大空间体验“海盗也很好”两部作品,显然已经让桑德曼工作室足够忙碌。即便如此,明年SIF的筹备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小编从楼燕珍那里了解到,第二个战略投资基金的基本工作框架已经完成。内容征集另一方面,该片已被邀请到外界,并将于明年1月正式发行(栾燕仪希望明年SIF期间国内作品的比例会增加)。场地青岛仍在安排方面,本月正在进行现场设计。

第一个SIF体验网站

此外,楼燕曦说:“VR观众和圈子仍然很小,需要继续扩大,而节日是一个重要的平台。”所以,明年的SIF将跨越、融合更多的圈子,收集音乐,建筑,设计,教育,广告。其他领域的人才更多,参与其中。用娄妍珍的话来说,“让他们的观点在SIF平台上得到更多表达,以便更充分地探索他们的故事和价值观。”

第一个SIF体验网站

在第二个SIF之后,Sandman Studios预计将在诸如杭州、苏州的城市中执行VR作品巡回展。据了解,策展内容不会局限于VR,会融合AR/VR/MR和某些沉浸艺术的其他内容形式

2019下:与美法等国的团队,联合制作VR/AR作品

时间表将进一步延长至明年下半年。 Sandman Studios的重点将放在法国和美国艺术家的内容上,涵盖不同的类别。 VRPinea了解Sandman Studios目前正在谈判基于Magic leapOculus Quest平台的国际合作伙伴关系。

娄延珍认为,与国外合作的好处是:

一:外国制片人或工作室不太可能落入国家的传统框架,从思维框里跳跃出来会产生非常不同的感受,但同样有趣;

二:联合制作可以在国际上进行双向宣传与发行,并申请国外相关资金支持;

三:VR的叙述与传统电影不同。看看国内外的VR圈子是如此之大,圈内的联系更加紧密,每个人认知比较平等。此外,制作流程类似成本和体量偏小复杂度低使组合相对容易。

此外,楼燕仪特别提到:“联合系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想要积累不同平台和不同技术的制作流程及管线。现在行业技术变化太快,我希望尝试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经验设计和各种技术领域。积累不受道路阻碍。从创意的角度来看,在不同平台上与不同的人进行不同的创意项目也很有趣。“

谈VR内容:期望在中国创作出有影响力的VR体验

正如VRPinea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样,在VR电影和电视领域众所周知的Jaunt和IMAX今年在这方面有着惊人的发展轨迹。它也引起了关于VR电影和电视公司是否欢迎冷却期以及VR电影和电视从业者的生存是否陷入困境的猜想或讨论。在这方面,我们还与娄妍妍谈起了从VR叙事到当前VR创作环境和主要困境。

与传统叙述方式比,VR叙事的特色?

谈到VR叙事,楼燕珍认为:“VR叙事需要探索'媒介表达的可能性',这需要很多不同的媒体观点和意见。”例如,Sandman Studios正在进行多人空间体验。 “有一种方式”,这是沉浸式戏剧,房间逃脱,游戏,电影叙事表达和其他娱乐元素的结合。

楼燕珍进一步说:“VR故事还处于探索阶段,应该尝试新事物。宏观上,VR叙事没有一套固定的叙事逻辑,还有不应该设定完全固化的标准。”如何吸收其他媒体的一些优势,并将其融入VR叙述'我们在创作中需要考虑的一个大问题。“

也就是说,VR为创建者提供了底层工具来尝试多种可能性。和未来的沉浸式娱乐形态,也许是融合多方因素而形成的综合性体验

国内外VR内容创作环境的不同

在采访中,VRPinea进一步询问楼燕一:“另一年国内VR叙事内容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答案是:“几乎没有变化,或者可能是一个不好的变化。

这是什么意思?

据楼燕珍介绍,在目前的VR制作圈中,大家对VR叙事这一块愈加缺乏信心感到更加悲观。资金,平台支持等方面都不是很令人印象深刻,C端市场并没有得到太大改善。这也是为数不多的供应商转移B端服务的原因。

与此相反,楼燕珍谈到国外的情况要好得多。例如,一些法国制作团队可以同时兼顾3-4部不同的作品和每个VR项目分别获得资助。他们可以从平台方面获得各种零星的支持,赞助商,不同的文化和创意基金,政府补贴等等。如果损失的风险很小,那么将有更多的能量来产生工作并形成良性流动。

楼燕曦说:“因为我们与国外没有相同的条件,国内的VR内容制作者更加被动。基于这种状态,很难继续产生很多好的内容。”

VR影视变现最大拦路虎,是VR内容本身

在时代潮流和被迫生存的情况下,楼燕一说:“我们不是纯粹的创造者。桑德曼工作室也需要通过作品探索商业实现和商业价值。”纵观国内外VR影视界,商业成为现实。一个大问题,Jaunt和IMAX是典型的例子。

以IMAX为例,可以解释一下:VR影视内容变现最大的拦路虎,正是VR内容本身

用娄妍珍的话来说,“把好的内容放到线下体验店,吸引公众通过宣传和分发来支付经验”的商业逻辑“没有问题”。毕竟,公众也期望更好的娱乐。性经验。 IMAX VR中心崩溃的原因,除了网站优化,服务,成本结构等方面都不合理,内容不好也不合适,也是其不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原因。“

娄彦熙强调:“IMAX VR对VR内容制作有着错误的理解逻辑,不可否认的是IMAX拥有丰富的IP资源,但它不了解好的IP≠好的内容。”例如,IMAX VR和Warner开发《正义联盟VR》,虽然IP足够大,但口碑不是很好,内容制作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此外,对于离线场所,提供在家中无法体验的多人社交内容更为重要。

在整个VR市场中,VR内容供应问题一直存在。在市场上,总是缺乏好的量级的内容,因此市场始终无法跑起来。在今年的国内VR内容市场中,除了上述平台,资金等因素外,“没有好的案例,可以给予相关生产商的鼓励”,这也导致整个VR生产圈“陷入困境”抑郁症。这个怪圈子的原因之一。

然而,虽然环境是如此“不给力”,但娄妍屹希望“至少在中国VR和身临其境的叙事方向,Sandman Studios可以制作一些有影响力、有商业价值的新锐内容或体验。就像VR电影《Dear Angelica》(亲爱的) Angela Card的导演,Saschka Unseld的团队,Tomorrow Never Knows做过。“

编者按:在采访娄妍仪的过程中,VRPinea也对娄妍妍谈到的当前VR电影和电视(叙事)创作问题深感不安。事实上,不仅在VR电影和电视领域,传统的影视领域今年也不算太好。也许,作为“第二代”VR电影和电视,你可以从中吸取教训。

今年,传统的影视业充满了一丝凉意,一股“电影之冬”正在向外发酵。行业内外人士总结的原因并没有偏离“运营和内容”方面。在运营方面,即投资者不专业,缺乏准确的投资愿景,资金难以回归资本(可类似于VR影视,资金,平台支持等);内容,即目前的影视市场缺乏专业演员,它直接导致大量的坏电影(类似于VR电影和电视,即缺乏精心制作和高质量的内容来吸引消费者)。

对于传统的电影和电视来说,上述两个问题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但由于各种原因(今后人人都知道),似乎问题已经堆积到高峰,导致崩溃。如果传统电影和电视的体验是从VR电影和电视领域借来的,楼妍珍说:“在这种状态下,如果你想继续制作很多好的内容,那真的很难。”

而“治疗”仍然需要从根本原因入手。 VR电影和电视改善状态不佳,或许要从运营和内容两个方面切入。在操作中,需要对特定问题进行具体分析,并且合理地考虑场地优化服务成本结构等因素来找到合适的变现路径。此外,行业中的所有各方(如硬件和软件)都需要构建和改进内容平台和生态。在内容方面,正确的制作逻辑是必需的,例如,“良好的IP工作是好的”,“今天,VR内容制作应该基于质量”......

以上“理想”,虽然也被楼燕珍视为“困难”。但由于四季不会更多,冬天将永远到来。在所谓的寒冷冬天之前,即使是所谓的“粉碎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什么业内各方都不热身呢?无论是VR电影还是整个VR行业,无论是冷酷还是热门,真正想搞VR的人都愿意坚持,心里不能先冷。当这群人慢慢沉淀下来时,VR电影和电视的未来,VR的未来也应该是预料之中的。

本文属于VRPinea原稿,请联系:brand@vrpinea.com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oohao123.com/a/caijingxinwen/2018/1226/1461.html